目錄

目錄:

(我們建議你順序閱讀,若想重溫,也可以在目錄內按主題以連結相關內容)

甲)導論

一)找朋友

二)讓藝術創作和欣賞的種子遍地開花

三)我們都是促生員

乙)方法論:如何把藝術帶進普通人的生活裡?

一)七軸法:同一天空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軸0:我在世界的何方?

       軸1:七何

       軸2:文化洋蔥

       軸3:三種基本的資源

      軸4: 四種身份

      軸5:價值判斷

      軸6: 自主的四個方面

二)五感:人不只有理性,藝術也並非不理性

三)生活細節與大論述:象徵界的鬥爭

四)經驗和學習;過去、現在與未來

五)學員說「我唔識」,可能代表「我不贊同」

六)提問與批評: 了解>質疑

) 面對不同意見的基本反應

) 找問題>找答案

九)語言使用的問題

) 指示最好簡單而清晰

十一)學習的過程: 解讀、欣賞/批評、臨摹、練習、創造

十二)分享>表演

十三)合作>競爭

十四)向學員感恩

十五)決定留給大家一起做

十六)自由FLOW,真的「自由」嗎?

十七)誠實與放任~1 

十八)誠實與放任~2(有更新2013.8)

十九)有限的時間與有限的完美(有更新2013.8)

二十)「推己及人/物」與「以己度人/物」的分別

廿一) 主觀與客觀的二分錯覺(自我、意境外射、移情、人與物的界線)

廿二)熟悉化與陌生化:不近情理之中不悖情理

廿三)一切二分皆錯覺(辯證: all dichotomy / paradox is dialectics)

丙)實戰:一些工作坊設計演練

一)工作坊的計劃演練

    1) 拍攝入門小口訣

   2)如何做訪問:小貼士

    3) 拍攝社區「特色」?

二)評估為何而做?為誰而做?

)建議參考書籍和網頁

By 影行者 Posted in 目錄

甲) 導論: 一)找朋友

導論:

一)找朋友

1) 「他們」很「被動」,「我們」怎辦好?

我們自己以前帶工作坊或小組都常會發出這種哀號,現在也常聽到不同的朋友對街坊或學生有埋怨。比如說:

「我已經很努力提供可能性給他們,但我做了很多事,他們還是呆看著我!」

「我已經很努力將我所知的都告訴了他們,但兩個小時過去,他們還是毫無反應!」

「我已經給很多時間陪他們,但他們還是一離了我就無法獨自完成一件工作!」

「我已經把要做的每一個步驟都告訴他,但他就是踢一步走一步!」

「『他們』好『無興趣』做,但這是『功課』,怎辦好?」

「我覺得他們沒有我們老一輩的生活體會,他們不會明白當中的重點;甚至他們現在來工作坊,都是以消費為主。」

等等等等

......

又或者

2)「 我很想鼓勵他們,但他們真的對創作沒有興趣!」

「我很想鼓勵他們,但比起搵食,他們真的覺得這些創作是無謂的!」

「我很想鼓勵他們,但比起爭取xyz,只能把這些工作的優次排後一點了!」

甚至

3) 「『他們』很『無欲無求』,『我們』怎辦好?」

~~~~~~~~~~~~~~~~~~~~~~~~~~~~~~~~~~~~~~~~~~~~~~~~~~~~~~~~~~~~~~~

 

如果你遇到類似以上的問題,那麼,我們很希望與你分享我們這本小手冊,希望你也可以成為一粒種子,呼喚對生命的熱情和對世界的關注,並將之化為美感、愛和創新的動力。

這幾年間,我們透過與不同的種子工作坊,認識了不同的種子及他們所屬/希望服務的群體,總結了一些經驗與例子,希望與有心的朋友分享。可惜,我們每年可以作為種子工作坊的學員有限,故,我們將一些原則和方法,紀錄在此,希望可以為更多有心的你,提供一些資源和協助。

不過,在此我們強調一點:我們只是提供原則和一些方法上的建議,而不是萬靈丹,世界是流動的,大家在持守原則基礎及因應不同對象理解方式上靈活運用。

每個人,加上不同人組合成的群體的動能和互動都會不一樣,這裡只是一些經驗分享和一些建議,具體的問題,還必須靠大家腳踏實地去觀察、試驗、改進。

日後,當我們又有不同的經驗總結時,也會持續地放上來這裡。同時,我們也希望可以有持續的交流,希望大家如使過我們提供的方法,又或遇上問題時,通訊交流 :

電郵:v_artivist@yahoo.com.hk

 

甲)導論:二)讓藝術創作和欣賞的種子遍地開花

二)讓藝術創作和欣賞的種子遍地開花

在香港社會,「藝術創作」一詞,似乎有兩種命運:要不是被「高級」化為有閑階級生活的點綴或想成為「高等人」就要去學的東西;要不就是被「無用」化為「搵唔到食」、「扮高深」或甚「呃錢」(Art)的「無聊玩意」。這兩種對「藝術創作」的主流理解,都嚴重忽略了藝術創作本身,是一種對生活的觀察、關注、反思、提煉和再創造的過程;作為其結果的作品也具一種分享、對話、溝通、連結的性質。

藝術創作本身是創作人有意識地透過組合現實世界的不同符號,去將創作人自己經歷轉化,並傳達給受眾的過程,於是,也必然牽涉傳播、詮釋、理解等互動性的活動。由此可見,創作主體在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有兩重離開「自我」的一重是面對引發創作的對象(即現實世界中的人、事、物)時,企圖離開本來的自我與該對象產生多向度融合的程;另一重是在傳播的過程中,成為引發受眾感情轉對象,作品最後的意義乃是由整個參與詮釋的群體意見交錯下共同建構,這也令創作人不再能以自己作為唯一的詮釋權威。」(〔讓影像回到現場〕,李維怡、楊子江,2011)

由此可見,藝術氣質也就是個體可以主動參與世界、建立獨立思考、與自己以外的人、事、物產生聯繫的能力,產生通往未來共生的感知。因此,磨練這種能力的機會,是一個人存活於世上必須被尊重的權利從另一個角度看,一個真正民主社會的自覺公民,獨立思考、認真聆聽、同情理解、尊重他人、尋找互動共識,這些都是很重要的。這些元素,是作為通往「共生」的基礎條件,它超越現有無論人多話事的機制,或因過去社會排斥小眾的脈絡下,將小眾逆向扭曲成神聖化的主體。藝術,就是一道透明門,無論你是否願意打開它,我們都因為它的光與影,體會眾生平等及背後的無有。

我們衷心期望,如果這些朋友能了解到,藝術創作除了是對自我與週遭關係的了解與表達,也是群體透過分享來凝聚連結的可能,共同創造及還原共生的素質及力量。無論是種子促導員、學員、參加者,最終我們都可以在生活上,和市民一起探索藝術與生活碰撞之間所產生的美。

從影行者成立之始,我們已經很希望研究和實驗:到底有幾多種不同的進路和方法,可以把藝術創作的動能和機會,送還給本來覺得藝術創作只是一些「不關自己事」的基層、弱勢社群?成立以來,我們一直有進行〔種子工作坊〕,希望將不同的方法和經驗,拿出來與我們友好的社工、教育工作者、社群組織者去分享和共同研究。

甲)導論: 三)我們都是促生員

這是基本態度。我們都是進和產討論、思考、創作、行動、分享、交流的促生員。

我們對有志成為促生員的朋友有以下的建議:
1)
促生員和學員都分別有自己的人生經驗和能,我們都是同樣對認知世界及真實存有不足,不須要因自己或對方的「多」「少」「強」「弱」而跌進對彼此過度肯定或否定的狀態。其實,促生員只是利用不同的學習方法,與學員探索未來共生的可能性及實踐通道;

2) 與學員在過程中尋找及維繫平等的關係;

3) 促生員與學員之間;學員與學員之間,都要盡量維持於平等的位置上;
4)
促生員不是專業者,我們可能只是對某些事有較長時間的嘗試和思考;

5) 促生員不要在學員處尋找自我認同,我們在工作坊的任務,是去分享一些我們曾花了點時間去思考和試驗的想法和技能,促使學員在群體互助之中,提昇信心和能力。

乙)方法論:如何把藝術帶進普通人的生活裡?一)七軸法

一)七軸法:同一天空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要成功帶到一個工作坊,在我們種子工作坊的定義之下,是如何令到你所設為對象的弱勢社群能主動參與,並能提高大家對生活素材的敏感度,能從中提煉出相關的象徵和意象,並進行重新組織。

那麼,第一件事,當然是,要能夠溝通得到吧。

「溝通」是什麼一回事呢?我們建議你參考如下這個圖的七條軸。

(請留意,當遇到一個人或一個情景時,這七條軸是一些需要同步思考的問題,而不能作分割處理。)

2

乙)方法論:一)七軸法-軸0: 我在世界的何方?

軸零.我在世界的何方?

人與人的溝通,過份簡化一句就是不同「性格」的對話,但每個人的性格,正正就是不同家庭背景、社會位置、個人成長經驗等複雜因素所形成。當然,理想一些講,如果大家都可以撇開這些成見,不是可以溝通順暢嗎?問題是,這些成見,其實是個人經驗的累積而成,人人都要靠生活的經驗/成見去面對日常生活,否則,是否遇到什麼事都要從頭學起?

無人是全知全覺的上帝,因此,做人有自己的經驗/成見,是無法迴避的事,真正成為問題的情況,是以下四種:

1) 有人宣稱自己已經完全撇開成見,並因此可以「指點」他人;
2)
為了害怕因成見而犯錯,並不願意承擔可能做錯事的後果,而什麼都不願意做;
3)
為了害怕自己的成見受到挑戰,因此不願嘗試做任何事,去避免自己需要受到挑戰;
4)
當這些成見成為危害「自由」、「平等」的基本倫理原則,卻仍自稱正確的時候。

因此,我們要做的,不是企圖變成一個沒有成見/經驗的人,而是,去認識自己的成見/經驗,是如何、透過什麼過程產生的呢?和我處於溝通的對方,他/她的成見/經驗,又是如何、透過什麼過程產生的呢?請大家注意,在「以己度人」與「推己及人」之間可能只有一條微細的線,拿捏好這條界線,我們才可以在不失自我的同時,找到某些如實如是的感通、交流、協作的起點

乙)方法論:一)七軸法-軸1七何

七軸法:

軸一.七何:a) [who, what, when, where,] b)[what, how,] c)[why, why not]

1) 凡理解問題,先處理具體現實(a),再處理組合的部份(b),最後處理抽象提煉的部份( c)

2) 大部份情況下,未了解,盡量不要一開始就問「為什麼」;

3) who 是任何與人、機構、組群、身份有關的問題;

4) when 是任何與時間、流程有關的問題,通常與b) 組問題密切相關;

5) where是任何與地點、空間有關的問題,通常與b) 組問題密切相關。建議思考是從最近「個人」,到最遠的「全球」--可能想到最後,以為近的未必近,以為遠的其實很近呢;

「遠」、「近」可參考此圖:

6) what 有兩個層次,可以是具體地問「有什麼東西在這裡?」,或是組合層次的「發生什麼事?」

7) how 用什麼方法做?過程是怎樣的?畫條時間線來看看?

8) why 其實有了之前五何,這個「為什麼」的答案可能已近在咫呎了;

9) why not 這是提出選擇可性的反問句,但要很小心:在什麼情況下問why not 會變成質問、落口供審犯似的情況?

乙) 方法論: 一)七軸法-軸2-文化洋蔥

軸二.文化洋蔥

了解一個文化,一個地方,可以用這個洋蔥圖,由外至內地,透過七何法,不斷去觀察、了解:

物質(material):

到一個地方,一定第一件事留意看有什麼東西,這些是重要的觀察。

規則/模式(rules/pattern):

文化規範(norm),不明文的規例;建制和法例(institution and law),即明文的規例。

意識形態(ideology)
我們這裡不採用一般主流媒體所講的「意識形態」,而採取一個社會學的理解。意識形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社會學概念,有個比較浪漫,但很傳神翻譯,是譯「意底牢結」。

這個較難解釋,不同的學派有不同的仔細說法,但好重要,因為它影響及建構著每一個人,包括促生員自由,故這裡嘗試給大家一個簡單的說法。

意識形態是指,社會裡各種主流的思維模式或信條,這種模式或信條會通過對軸四的身份識別,來指示著軸三的三種資源的分配模式,並會維持這種分配模式。這種主流模式或信條被主流的人們所使用或言說時,人們的意圖通常不是故意想得很複雜,而且通常不會考慮到自己使用或發表這些觀念時所達致的效果。換句話說,談意識形態通常不是在談一個人的主觀想法,而只注重一個問題:當社會上普遍相信某種信條時,效果上會維持什麼人的既得利益?(留意:利益不單指涉錢,而是指涉軸三的三種資源)

比如說,當你說:「人的成功都是要靠自己的。」相信都是好意鼓勵別人的,但這看起來普遍都認為是對的信條,本身有些社會效應,也忽略了一些個人以外的成功因素。比如說,對你帶工作坊時,對一個基層劏房住客這樣說,對他來說,效果上,你是否暗示「他窮只是因為他不夠努力」?那麼,同時包含的意思,就是「有錢人有錢只是因為他們夠努力」?同時,「成功」又是否只以錢來衡量呢?

很多人說:「人的成功都是要靠自己的。」的時候,大概都沒有想過這個拋出去後會有各種效果。可是,你去帶工作坊,是想鼓勵人還是想打沉人?

同時,古語有云:「我雖不殺伯人,伯人因我而死。」這時的倫理責任,又該如何負起?

語言(language):

語言是任何人了解世上事物的主要方法,不透過某種語言,人是沒有辦法把身邊事物觀念化和傳達(並且覺得別人會明白)。因此,語言是一個文化中最深入和內在的東西,比如說,中文裡沒有英文的線性時間觀念;而有某些語言特別重視社會層級(如日語),等等。

乙)方法論: 一)七軸法-軸3-三種基本資源

軸三.三種基本的資源:

請留意:

1) 這三種資源並不分割,會互為影響;

2) 帶工作坊或做群體工作時,要留意不同學員之間,以及導師/組織者與學員之間在這三方面所擁有的資源的差異,因為這會很影響學員的主動性

 

Political: 政治資源

我們有多大程度掌握那些影響自己的決策?換句話說,就是權力。Power的中文翻譯常譯做權力,而這個詞又被賦予了一點負面的意思,可是,大家再認清楚,其實,Power有一個較中性的詞語,比較適合在這裡理解,就是「力量」。

在政府與人民之間、在議員與群眾之間、在社工與服務對象之間、在老師與學生之間,不同的關係之間,都存在政治/力量不對等。

Econimic:經濟資源

我們有多大程度掌握自己基本生活所需(不餓死、一間屋、教育、醫療)?或者我們每天用幾多時間(即生命)是除了換取基本生活所需之外沒有其他意義?

Cultural:文化資源

我們有多大程度在社會中受人尊重?

乙)方法論: 一)七軸法-軸4-身份

軸四.身份--社會根據身份來分配資源

一般社會都會透過將人分成不同身份,明文及不明文地決定其可獲分配的資源多少,這些身份就是性/別、階級、族群、宗教。

稍為解釋一下:

性/別:

不是指生理上的男人和女人,而是指社會以男/陽和女/陰來分配了生理上的男/女人「應該」有的氣質,不符合者會被邊緣化。

陽剛和陰柔氣質:

被劃為陽剛氣質包括諸如:堅持、自主、自信、操控、支配、動、理性等等;而被劃為陰柔氣質包括諸如:軟弱、遷就、依附、受支配、靜、非理性等等。
氣質的分配:
陽剛氣質一般獲分配了較高的社會位置(文化資源),而這些氣質通常被分配給生理上的男性。相反陰柔氣質一般獲分配較次的社會位置,而這些氣質通常被分配給生理上的女性。社會分配了這些氣質,父母們依照這種氣質規則來養育生理上分別為男/女的人,結果這些性/別氣質在個人生活經驗裡,就成為了不可被挑戰的真理。

資源分配如何運作呢?可能發生的一種情況如下:某生理上的男性擁有某些被負面化的陰性氣質,他會跌出主流外,可能會被譏笑,亦即喪失某些文化資源。然後,在工作坊中,當群體裡要選一個人來擔當具領導性質的公職時,他因欠缺文化資源,即使他真正擁有那個職位所需的能力,也不會被選,在群體當中,也就失去了政治資源。

階級:

因為經濟貧乏而導致其他兩種資源也同時貧乏的例子,非常之多,相信不須額外解釋。

一個一天工作十四、五小時才能做到一家糊口的基層勞工,有什麼辦法可以有同等的時間資源和心情力氣,去閱讀相關的政策文件,去對一個政策提出意見,或去沉澱一個藝術創作呢?

可是,無法對政策表達意見,欠缺磨練創造和表達的機會,這些基層勞工朋友,到底如何有可能參與改變對自己不公平的政策呢?而參與,就一定是從自我表達的能力培養開始。

一個天天要做四小時兼職幫補家計的學生,如何能與一個有工人接送放學的學生,站在學習的同一個公平的起跑點上呢?所謂一人一體藝,體藝都是須時磨練的技能,貧富學生真的有同一個起跑點?

 族群:

這個經常會被用來識別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因為膚色樣貌、來源地的不同,又或者社會上一種強烈的對「某些地方來的人就一定會如何如何」的想法,而導致心理上在真正接觸前便覺得「一定有分別」,導致大家以分別心來相處,這種相處就會帶來更多與預想的「分別」有關的「證據」,而忽略了很多「相似/相同」的可能性。

宗教:

宗教身份在香港可能沒有那麼明顯的社會資源分配作用,但也不是完全沒有,你只要想想有幾多宗教團體在辦學就知道了。同時,一個宗教如果人夠多,政府就必須要考慮這些宗教團體的高層領導的意見了。再者,一個宗教如果人多,捐獻多,自然錢多,錢多,就可以做很多宣教事業,擴大自己的群眾基礎和意識形態受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