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一)七軸法-軸4-身份

軸四.身份--社會根據身份來分配資源

一般社會都會透過將人分成不同身份,明文及不明文地決定其可獲分配的資源多少,這些身份就是性/別、階級、族群、宗教。

稍為解釋一下:

性/別:

不是指生理上的男人和女人,而是指社會以男/陽和女/陰來分配了生理上的男/女人「應該」有的氣質,不符合者會被邊緣化。

陽剛和陰柔氣質:

被劃為陽剛氣質包括諸如:堅持、自主、自信、操控、支配、動、理性等等;而被劃為陰柔氣質包括諸如:軟弱、遷就、依附、受支配、靜、非理性等等。
氣質的分配:
陽剛氣質一般獲分配了較高的社會位置(文化資源),而這些氣質通常被分配給生理上的男性。相反陰柔氣質一般獲分配較次的社會位置,而這些氣質通常被分配給生理上的女性。社會分配了這些氣質,父母們依照這種氣質規則來養育生理上分別為男/女的人,結果這些性/別氣質在個人生活經驗裡,就成為了不可被挑戰的真理。

資源分配如何運作呢?可能發生的一種情況如下:某生理上的男性擁有某些被負面化的陰性氣質,他會跌出主流外,可能會被譏笑,亦即喪失某些文化資源。然後,在工作坊中,當群體裡要選一個人來擔當具領導性質的公職時,他因欠缺文化資源,即使他真正擁有那個職位所需的能力,也不會被選,在群體當中,也就失去了政治資源。

階級:

因為經濟貧乏而導致其他兩種資源也同時貧乏的例子,非常之多,相信不須額外解釋。

一個一天工作十四、五小時才能做到一家糊口的基層勞工,有什麼辦法可以有同等的時間資源和心情力氣,去閱讀相關的政策文件,去對一個政策提出意見,或去沉澱一個藝術創作呢?

可是,無法對政策表達意見,欠缺磨練創造和表達的機會,這些基層勞工朋友,到底如何有可能參與改變對自己不公平的政策呢?而參與,就一定是從自我表達的能力培養開始。

一個天天要做四小時兼職幫補家計的學生,如何能與一個有工人接送放學的學生,站在學習的同一個公平的起跑點上呢?所謂一人一體藝,體藝都是須時磨練的技能,貧富學生真的有同一個起跑點?

 族群:

這個經常會被用來識別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因為膚色樣貌、來源地的不同,又或者社會上一種強烈的對「某些地方來的人就一定會如何如何」的想法,而導致心理上在真正接觸前便覺得「一定有分別」,導致大家以分別心來相處,這種相處就會帶來更多與預想的「分別」有關的「證據」,而忽略了很多「相似/相同」的可能性。

宗教:

宗教身份在香港可能沒有那麼明顯的社會資源分配作用,但也不是完全沒有,你只要想想有幾多宗教團體在辦學就知道了。同時,一個宗教如果人夠多,政府就必須要考慮這些宗教團體的高層領導的意見了。再者,一個宗教如果人多,捐獻多,自然錢多,錢多,就可以做很多宣教事業,擴大自己的群眾基礎和意識形態受眾了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