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十六)自由FLOW,真是「自由」嗎?

十六)自由FLOW,真是「自由」嗎?

有一個問題,經常出現於注重「自由」的促生員身上,我自己以前也撞過板。那就是,一些促生員會用比較自由的方法,一開班就一直叫學員討論討論,硬是覺得自己提供任何框架或者流程,都是框限了學員「自由想像」的空間。

對此,我不予反對,但卻想指出這樣做的基本條件:就是學員們本身已經對該個事情的興趣非常濃厚;又或有過一定實踐經驗,又或學員本身是非常有冒險精神、異常地積極。那麼,你便須預留大量空間給對方。

很可惜,大部份時間我見到的卻是:當一群對「藝術創作」沒有自信,也沒有什麼實踐經驗的人坐在一起,如果促生員一開始就說:「大家有什麼意見?」在欠缺給予出意見所須的資訊、經驗和聯想空間的前題下,這樣問一句「有什麼意見」,通常,會是一片靜默,或當中一兩個積極份子回應一下。最後,事情只會變成具備更多相關經驗或資訊的促生員,在一個「民主討論」的模樣底下,「確認」了別人的不參與,以及獲取自己意見的「民意」,這又與政府那些不給予充足資訊的假諮詢,原則上有何分別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