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十七)誠實與放任~1

十七)誠實與放任~1

在這十多年促生工作上,無論自己或和其他促生員,面對學員,有時自己會不自覺跌入一種被評核的狀態,老是擔心學員覺得自己唔夠「料」。有些促生員不斷看很多資料,喋喋不休地向學員詳述有關知識,可能2小時工作坊內已被促生員填滿了大半時間。另一些促生員由於深明世間知識的無窮及自己主觀經驗的限制,因此只會以最寬闊可能性的提問及引導方式,讓學員在大海中尋找自己的視線。而我過去通常看到的結果是,前者的學員變成了促生員的信徒,只是重覆促導員的觀點;或因極度不滿促生員佔據了大部份工作坊發言時間,而令其產生抗拒。後者則無法在其創作中建立自己的立場視點。

所以,當我發現自己在工作坊過程中出現自我肯定或認同的問題,我會在促導過程中分享自己這種狀態,例如在工作坊中途,學員在分享自己創作或生活上的體會時,遇到有自我能力過度標榜或否定時,促生員除了就著他們的創作內客回饋外,也會引發學員思考,在面對分享想法時各自的心理狀態,從中鬆綁那些從扭曲成長經驗暗地滋長的「成功指標」。

有時我會邀請學員分享他們對大家表述時觀察到的內心是怎樣?說那些內容時是看到對方最自如的片刻是怎樣?有時我也會分享自己在面對某些命題時的困窘,當我們相信我們大家只是不同氣質的普通人,我們的行為是可以感染當下的人。

至於在協助學員從抽象的感知進入象徵呈現的過程中,我們是要協助學員認識其理解世界的方式。我們需要進入其內在圖域,由最基本五感開始理解他們是怎樣儲存及組織記憶。

曾經遇到一些學員不是以圖像作為主軸表象理解事物,而是純以觸感為主,當促導員不斷鼓勵他表達內裏看到的情景,學員無法表達,不斷重覆表示沒有圖像,只有感覺。要和觸感為主的學員作進一步理解,促生員有時是需要運用某些字詞,來和學員接軌,例如:「你剛才那個感覺,若果用手去觸摸它,會是怎樣?」「當中有沒有溫度?」「那種溫度,在你生活裏有沒有類似的經驗…那個經驗是怎樣?」「你剛才提到那是很冷,但又很柔軟的感覺,你第一次有這個感覺是何時?…當時你在那裡?除了你,周圍還有甚麼?你看見你自己嗎?…當時你們正在做甚麼? 有甚麼感覺?…若果要將你那感覺好好盛載,讓你重視的人也可以分享,你會選擇那些東西盛載它?…你希望別人看到它,會有甚麼感覺?…體會到你對未來有甚麼盼望…」促生員提問的方式,就是協助學員建立一面鏡子,讓他可以看到自己,看到世界,同時也願意與其他人分享他的鏡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