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十八)誠實與放任~2

十八)誠實與放任~2

 

在工作坊過程中,面對參加者不同的行為及反應,有時,也會令促生員面對以下疑惑:「講幾多?」

「講唔講?」

「太坦白會否打擊學員信心?」

「不立刻回應,會否令學員某些影響其他學員的行為加劇?」

「促導員不應持有對學員及其表現持美善好惡的標準?」

「促導員不應將個人元素放入學員在工作坊學習過程中,所以經驗及體會都全由學員之間建構?」

 

以上的問題,都是這些年來,無論自己,還是看到其他促生員在檢討過程中經常提出的問題。

 

老實說,沒有半點可應用於全部處境的準則,反而這些困惱,正能反映,每一名促生員自己獨有相信的價值是甚麼。信念,很多時,都是以一種普世的形態呈現,但同時,也需要在特定環境下觀察其特有的條件才可以恰當盛載及實踐。假如有一個情景,促生員內心強烈地想回應對某些學員的行為時,建議將內心那斷言,轉為一種具推進性的提問。

 

例如:若果促生員看到有學員不斷有很多想法講法,但一直沒有具體做出來,促生員在過程中已試過多次和該學員傾談,可以用的方法也試過,學員還是沒有選定自己的方向,又想促生員給予方向選定上的建議。作為促生員,可以向他提出以下提問:

「為何一定要選一個方向?選定與不選定,對你有甚麼不同?」

「一個人無法決定,對你來說,代表甚麼?」

「到工作坊完結,自己也沒法想定怎樣做,對你來說,這件事本身有沒有一些對你很重要的意義?」

 

始終,這也是一個學習過程,可能最後是一個沒有「作品」的習作。

 

另一個例子,曾經在一個工作坊場合,看到一位促導員,和學生談及教育理念,當中內容沒有涉及具體情況,促生員最後結語:「學生學唔到o野,梗係老師的問題。」另外,又看見在另一些關注社區老舖的工作坊中,促生員向學員說:「最剝削的,當然是商人。」事後,我向促生員表達,「商人」這個字眼,太概括了,「商人」也有很多不同類別,不應在沒有具體情景例子下這樣斷言,而這位促生導員當刻回應:「我當然知道,有時小商店更加剝削,不過我現在先向學員這樣大概說商人是最剝削,然後之後的工作坊再深入說明。」我看著這名促生員,他真的很誠實地讓我看到,這種促生手法需要修訂的急切性。作為促生員,闡明一個觀點,也必須要對應有關的具體例子作陳述,沒有所謂現在先說一個有缺失的立論作斷言,然後往後再作修正。既然工作坊那刻的重點是反思,就算促生員很深信「商人就是最剝削」,也請將那斷言變成一連串的提問,讓學員思考。

「通常,你聽到剝削,你會想起甚麼?」

「那些是剝削者,那些是被剝削?」

「你生活上有沒有遇到類似情形,當時情況是怎樣?」

「你通常看到被剝削者會怎樣反應?」

「你遇到剝削,你會怎樣反應?」

「有沒有一些情況下,剝削者及被剝削者是同一個人?」「這個世界,有沒有人會喜歡被剝削?若果無,為何我們這個世界還有這麼多剝削繼續發生?」

「曾有人說,商人是最剝削的,你聽到後,有甚麼回應?」

「若果我們要認真回應「商人是最剝削的」,我們先需要提出那些關鍵提問?」

「若果我們在未來工作坊中,會選擇我們一起討論過的點子作進一步的影像創作,你會想拾起那個點子?這個點子,你想藉此告訴給誰?對他們怎樣重要?對你的意義呢?」

 

對促生員來說,誠實地承認自我的不足,願意將不足呈現出來,作為學習的材料,和學員一起反思,我們才可以有機會跨過放任「自我」的迷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