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廿一)「主觀」與「客觀」的二分錯覺(自我、意境外射、移情、象徵與被象徵之間的界線)

廿一) 主觀客觀的二分錯覺(自我、意境外射、移情、象徵與被象徵之間的界線)

這是藝術創作中常常有人去爭論的事情,在我們看來,就如乙部第二點所談的,理性與感性,客觀與主觀,這些二分都只是一些錯覺。這些本來就是一個光譜上面,交錯程度不一的東西。在這一部份,我們主要來談談象徵體系的問題。

藝術創作,源於人對生活的觀察和感受,這裡面,有現實世界的限制,也有人主觀聯想、想像的成份。任何創作,就如一位街坊想用一隻恐龍公仔代表一個傷害他的人,用小鴨公仔來代表自己,拍下一張設計過的照片,這已經是主觀移情的動作。恐龍和小鴨,本來都與他的生活無直接關係,但這張照片裡,就是街坊把自我經歷當中的感想和意境外射成兩個客觀存在的物件,並且若放在一起的話,在社會上也可引起普遍相似聯想的象徵物。

在這個過程中,自由聯想的過程並不完全「任意妄為」。象徵體系是否完整及能成功外射出其他人都能明白的意義,是取決於,創作人對於社會處境(即被象徵體系)的觀察是否入微。以上面的例子說明的話,就是,如果談一個關於被欺負的故事,街坊卻用了恐龍代表自己,小鴨代表欺侮他的人,這可能就要談談了:到底是他不肯面對現實?還是他對現實的觀察有別於你?

在這裡又有另一個問題,就是世間所有人或物,都有至少兩個被理解的層次:

1)一般來說的普遍意義;
2)
被放置在特定脈絡下時,離開了普遍意義,產生了新的意義。

當一個人想創作,而去提煉象徵物時,他可能會做的是:

1) 完全使用一般的普遍意義;
2)
以創作人的特定脈絡來理解的意義

當作品遇上觀眾時,就是當被理解時,它有機會:

1) 被觀眾以普遍意義來理解;

2) 被觀眾以自己的特定脈絡來理解;

3) 被觀眾準確地以創作人的特定脈絡來理解

這時我們要很留意,被抽離了的原本的脈絡,是否真的可以/應該就這樣被抽離?這就直接談到下面那個問題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