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三) 生活細節與大論述:象徵界的鬥爭

三)生活細節與大論述:象徵界的鬥爭

鬥爭」聽起來很駭人,也容易引起上一輩的不良回憶,可是,其實生活裡充滿各色各樣的「掙扎」,其實也是「鬥爭」的一種。你為何要掙扎呢?就是世上有一些力量與你的需要是相反的,而你的力量又不夠大,只能求得一些基本的需要時,就形成了中文所形容的「掙扎」。當不同方向的力量有意識地衝突、拉扯、發展出新事物時,我們會形容該種過程作「鬥爭」。

如果用英文,沒有了中文裡的歷史記憶或對於「不和諧」的恐懼時,大家可能相對容易接受,我們所談的動作,基本上就是struggle

在最一般的日常生活裡,充滿了這些struggle。鬥爭不一定是充滿仇恨的,在日常生活的鬥爭中,更多是充滿錯位的愛,例如:

當父母覺得子女一定要讀書將來搵份好工賺好多錢,而其子女卻覺得想終生搞藝術、尋找社會人生的真理的話,不論你喜不喜歡,當中發生的力量相抗,互相傷害,互相不能夠令對方滿意,甚至有一方企圖操控另一方,而引來反抗時,這就是「鬥爭」的一種面貌。

個人生活可能還能透過互相調節、找尋對到位的愛的方法來處理,但公共層面的鬥爭,卻更複雜而難解。

在更公共的層面,當政府覺得舊街區只需要全部推倒重來,清拆重建,可是住在舊區、缺乏經濟資源的街坊卻依存於舊街區的人際和地區經濟網絡時,就會發生「鬥爭」。這種情況,理論一點來說,就是當空間被在上的規劃者坐在冷氣房裡,看著地圖(而不是顧慮到當中的人的需要)而指來劃去地規劃時;實在地生活在這空間裡面的人的生活細節,就出現了必然與之抗衡的性質。

同樣,藝術工作者去講一個舊區的故事、做一個作品,都是從生活的重複、繁雜之中提煉出重要的、具象徵性的細節。這些細節,才能顯示出生活的、地方的質感。這些,相對於空空如也可以被規劃的空間、那些充滿高樓大廈的「發展」藍圖,就是象徵界的一種鬥爭。

在上述的情況裡,無論是「人一定要讀書賺大錢」,還是「無論如何只有向高樓大廈發展才是現代化」,都是一些「大論述」(grand narratives)。這些大論述,是好像難以反駁的硬道理,可是,卻有很多人被這種大論述所擠壓。反過來,微小的個體或弱勢社群,如何才能維護自己的尊嚴?那就需要非常多的真實生活細節去表示出「大論述作為一切的真理」的荒謬了。

我們使用「鬥爭」而不用「掙扎」,是想強調,當人取回自己的主動性,把自己放「在自己的主人」,同時也是「身處於社群中的人」的位置上去觀察和經驗這個世界,他所經歷的,就會是一連串的鬥爭,亦即是,與不同方向的力量的各種拉扯、衝突、妥協、復原、發展;而他所要求的「自己」,也不只是掙扎成為一個「基本生存的生物」,而是一個有尊嚴有思想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