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五)學員說「我唔識」,可能代表「我不贊同」

五)學員說「我唔識」,可能代表「我不贊同」

承著第四點的討論,當不同的框架相遇時,可能就會產生角力(或是鬥爭)。這裡有至少兩種情況:強勢框架和弱勢框架。(注意;是強勢和弱勢,不是強者和弱者,一個處於弱勢的人可以是一個強者)

有兩種情況會導致相遇的人之中有人的框架處於強勢:

1) 身份上是強勢;

2)某人所持的框架在社會上屬於主流意見

作為一個想把藝術的可能性交還給民眾的教育工作者,我們經常遇到的,是自己擁有甲類的強勢,卻不擁有乙類的強勢。

從這個角度去看學員說「我唔識」,我們就會看到,那不是「唔識」,而可能是不自覺的「不贊同」。

所謂的「不贊同」,就是指他的生命經驗沒有衍生出讓他覺得可以試、需要試,或他覺得能夠「識」某些能力或知識的框架。又或者,是促生員的生命經驗所衍生的詞彙,其使用方法或可聯想的相關系統,全部都與學員不同。兩個框架越少可重疊的地方,便會產生越多互相都「講唔明」的狀態。

在英語中,有個很有趣的說法,就是‘do not agree’ 。這句話可以指有意識地不同意,同時也可以指某兩類事物無法契合。我所想講的,就是這兩種情況都並存的‘do not agree’

有時,我們會遇到這種情況:學員因為你是「老師」,所以對一些自己平時可能不同意的東西,自覺或不自覺地產生「唔識/唔明」感覺,又或者有意識地「俾面」自稱「唔識/唔明」。若換了個場合和身份,有另一個平輩身份的人,講了與你同一樣的東西,便可能會被這位學員直接表達:「不同意」。

因此,當學員說「不明白」、「唔識」,同時也代表促生員不認識可以讓他「識」到的方法。換句話說,首先促生員要反省和了解自己和學員的生命經驗,以致其所帶來的框架和語言/表達方式的不同之處,又或妨礙互相「識」的障礙,才可以找到方法讓雙方都學習到新的框架,並因而可以溝通得到。

然後,可能你會問,一個促生員有什麼可能同時知道那麼多人的生命經驗?難道要對每個學員的人生都先了解透了,才可以開始教?

對於這些問題,我們沒有必然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線索如下:

1) 促生員的自我生命觀照,對於七軸法內的軸零、軸五和軸六的反省和堅持;
2) 促生員對於自己和學員在社會中的不同身份(軸三),而帶來可能的不同資源(軸四)的了解和反省;
3) 促生員對於學員對事物反應的觀察;
4) 所謂「教學相長」,不是口號,而是一種需要在過程中互相學習的原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