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 方法論: 六)提問與批評:了解>質疑

六)提問與批評:了解>質疑

在第四和第五點的基礎上,我們可以來反思一下如何提問和如何批評。

 提問可以是引導學員自己主動思考,而不是只是一味被動地聽書、聽演講。可是,提問得不好,也可以變成過份引導性而變成假裝提問,實質只是不斷要求對方屈從,甚至變成「落口供」式地要求對方「自白」出提問者想要的答案。這實在是有心的促生員都甚為懊惱的兩難問題。

 至於批評。如果有些促生員,只懂一味去質疑、留難、批評,的確會令到本身沒有信心做某些事的學員(例如邀請一個基層街坊學拍片),因頻受打擊而難以學習。這些走harsh路線的促生員可能認為,只有能面對挑戰的人,才能真正學習。這種說法也不是錯,可是,我們是為了尋找最厲害和最堅毅的人,還是為了要能把藝術普及化,這當中是否需要一些不同的程度的harsh ?

另一方面,有時見到很多善良的促生員,在面對比自己弱勢的街坊或學生時,就只敢一味鼓勵一味提供認同,對於自己真正覺得有問題的事情,卻避開不談,以免坐擁強勢身份再去「批評」弱勢者,好像欺壓人一般,很不舒服。可是,基層是弱勢但不是天使,有些原則問題,是否就真的為免自己覺得不舒服就避開就算?這樣又是否自己和對方都無法進步?

 關於提問和批評,當中牽涉的問題,都是促生員和學員之間的天秤是否平衡的問題。

這裡,也沒有什麼標準答案,只能說,除了第五點最後的4點建議外,還外加三點線索:

 

5) 學習不要一開始就問抽象問題,如「為什麼」、「對xx有什麼感想」、「對xx最深刻的印象」,盡量使用第二軸中問事實的部份,即who, what, when,where這四類問題,讓學員和自己都先整理一次,才以分享性質的,希望了解的態度,去問進一步的綜合性問題,即how, why, why not的問題。

6) 提問是要練習的,尤以以下幾款語言特色的促生員更要留意:

i)平時寡言
ii)
一說話便要說非常長才能自我表達;
iii)
你是透過說話來思考,若不先給你說一次,你便連自己也無法思考;
iv)
你思考跳躍,說話會跳來跳去;
v)
很害怕說錯話,故會想很久也說不出話的人;
vi)
別人問你一個操作問題,你會很有衝動從原理/原則/目標說起,由於花很久時間講原理/原則/目標,聽起來會像答非所問……

每人思考方法不一,導致語言習慣不一,那是很自然的。不過,如果你的第一語言反應不是以提問式來了解的,那麼你便需要在工作坊之前:

i)先設想一下各種情況的可能性,思考各種可能的提問方法
ii)
思考一下各種提問或批評方式對學員可能產生的效果;
iii)
如何設計工作坊流程讓學員可以主動思考的機會多一些。

7) 批評要負責任,要基於對事實和對對方的了解。最糟糕的批評,就是一聽到某個詞語自己不中聽的,就不斷反彈,不斷質疑,不斷問人why why not問題。當你是那個促生員,這樣就最容易產生壓抑性批評。我們要記得,做促生員的目標,不是為了讓自己的想法獲得確認,把人辯倒了你又能怎樣?我們的目標,是將自己有的能力/資源分享出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