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導論:二)讓藝術創作和欣賞的種子遍地開花

二)讓藝術創作和欣賞的種子遍地開花

在香港社會,「藝術創作」一詞,似乎有兩種命運:要不是被「高級」化為有閑階級生活的點綴或想成為「高等人」就要去學的東西;要不就是被「無用」化為「搵唔到食」、「扮高深」或甚「呃錢」(Art)的「無聊玩意」。這兩種對「藝術創作」的主流理解,都嚴重忽略了藝術創作本身,是一種對生活的觀察、關注、反思、提煉和再創造的過程;作為其結果的作品也具一種分享、對話、溝通、連結的性質。

藝術創作本身是創作人有意識地透過組合現實世界的不同符號,去將創作人自己經歷轉化,並傳達給受眾的過程,於是,也必然牽涉傳播、詮釋、理解等互動性的活動。由此可見,創作主體在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有兩重離開「自我」的一重是面對引發創作的對象(即現實世界中的人、事、物)時,企圖離開本來的自我與該對象產生多向度融合的程;另一重是在傳播的過程中,成為引發受眾感情轉對象,作品最後的意義乃是由整個參與詮釋的群體意見交錯下共同建構,這也令創作人不再能以自己作為唯一的詮釋權威。」(〔讓影像回到現場〕,李維怡、楊子江,2011)

由此可見,藝術氣質也就是個體可以主動參與世界、建立獨立思考、與自己以外的人、事、物產生聯繫的能力,產生通往未來共生的感知。因此,磨練這種能力的機會,是一個人存活於世上必須被尊重的權利從另一個角度看,一個真正民主社會的自覺公民,獨立思考、認真聆聽、同情理解、尊重他人、尋找互動共識,這些都是很重要的。這些元素,是作為通往「共生」的基礎條件,它超越現有無論人多話事的機制,或因過去社會排斥小眾的脈絡下,將小眾逆向扭曲成神聖化的主體。藝術,就是一道透明門,無論你是否願意打開它,我們都因為它的光與影,體會眾生平等及背後的無有。

我們衷心期望,如果這些朋友能了解到,藝術創作除了是對自我與週遭關係的了解與表達,也是群體透過分享來凝聚連結的可能,共同創造及還原共生的素質及力量。無論是種子促導員、學員、參加者,最終我們都可以在生活上,和市民一起探索藝術與生活碰撞之間所產生的美。

從影行者成立之始,我們已經很希望研究和實驗:到底有幾多種不同的進路和方法,可以把藝術創作的動能和機會,送還給本來覺得藝術創作只是一些「不關自己事」的基層、弱勢社群?成立以來,我們一直有進行〔種子工作坊〕,希望將不同的方法和經驗,拿出來與我們友好的社工、教育工作者、社群組織者去分享和共同研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