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法論: 一)七軸法-軸5-價值判斷

軸五.價值判斷

軸零是決定我們把自己放在何處去認識週遭的人、事、物,而軸一至四是協助我們用不同框架去認識現實世界的運作及人受其影響的狀態,而軸五和六,是在談在了解現實後,判斷和行動的指標。

1)自由、平等、博愛

提出這三點雖然老土,但我們想,都是最基本的倫理原則了吧?在帶工作坊或小組時,這些價值觀如果沒有恰當地建立起來,是很難一起做一件事呢。

無人願意做奴隸,因為大家希望掌握自己僅有一次的生命;但每個人的自由應當以與別人之間的平等來做介線。

那為什麼還談博愛呢?因為自由與平等之間的界線需要變成規則,但規則裡有很多理性計算,並且須將所有事情普遍化。可是人間有情,人生不能被規範化的事情多著呢。故此,我們在普遍化的規則以外,還需要照顧一些個別化的人的問題。

2) 意圖與效果之間的差距

「好心做壞事」是一句老生常談,是很容易發生的。尤其是在面對弱勢社群時,對相關的身份、資源分配、意識形態問題沒有相當的反省,很容易用錯方法,出反效果。這個在帶工作坊或小組時,是導師和學員都要留意的問題,也是檢討時,必須考慮的問題。一個負責任的人,量度自己行為的方式,是按照自由/平等/博愛這些基本原則,去衡量效果的問題,而不是面對自己做的事對別人造成的效果,只思考關於自己意圖如何良好的問題。

廣告

乙)方法論: 一)七軸法-軸6-自主autonomy

軸六.人要自主的五個方面

請留意:

1) 這四種自主的可能性並不分割,會互為影響;

2) 雖然時間和空間的自主不是種子工作坊可以處理,但相關的問題,例如勞工和土地問題,卻可成為無限創作的主題。

3) 透過把創作的衝動和能力交給學員們,我們在工作坊中處理的,主要是思想和行動的能力。

時間:

生命就是你所擁有的時間,有幾多是你掌握的呢?或者為換取基本溫飽,你要用幾多時間去換呢?剩下來的時間你會把握來做什麼呢?

空間

人需要有片瓦遮頭才可以安心去發展其他事,同時發展任何具體的事情都需要有個空間。大家看看藝術工作者們如何擅用觀塘工廈的空間,就知道空間對藝術發展的重要性了。

思想

如軸零所講,我們都受社會規範所長大;又如軸五所談到,自由須以平等為界線,所以我們沒有人可以有完全的自由。問題是,最後選擇想或不想、說或不說,仍是我們需要堅守的自由。可是要留意的是,沒有時間和空間上的自主,這個思想言論的自主也會受到限制,比如說,工時太長你會沒有時間去留意、發掘新事物和知識;沒有一個空間讓一個群體去共同討論、工作,很多所謂的藝術創作/言論自由/保障權益的事業是無法靠個人努力維持下去的。

行動的能力

只會說不會去做,那就是說了與不說沒分別吧?

關顧
去關顧是一種對人的感情, 而懂得去關顧則是要學習的能力。細小的人之間, 互相不關顧, 那又怎會有意義地走在一起、互相看見呢?

乙)方法論: 二)五感:人不只有理性,藝術也並非不理性

二)五感:人不只有理性,藝術也並非不理性

每個人都是一個整體。這個整體裡,我們有衡量事物的理性,和感受事物的感性。而所謂理性和感性之間,並沒有一條清楚的界線,而是互相滲透的。再者,感受、思考事物都不只是腦部的事情,也是我們眼耳口鼻和觸感的事情。

好多人錯以為藝術創作是「憑感覺」、「不思考」,這真是沒得再錯了。

別說影像剪接要學電腦的各種操作或做很多毛片紀錄,就算畫畫也要慢慢鍛鍊畫功,象徴體系是否完整也有賴對被象徵體的觀察和分析是否完備…… 當然,到了一定程度,就是講感覺了。

可是,講感覺是否就是等待「靈感到」、「看天份」?這也不是必然的。唐朝詩人杜甫講過一句好精警的:「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意思就是,下筆那一下的「神」,用現代話來說,其實是一種理念或經驗等等的東西,在自己的上下意識累積起來,到了一個程度後,化合成一種好像是忽然閃出的念頭(「如有神」),但這絕對是可以有根有據、有步有驟地鍛鍊出來,不是只有「天才」始可以做。

乙)方法論: 三) 生活細節與大論述:象徵界的鬥爭

三)生活細節與大論述:象徵界的鬥爭

鬥爭」聽起來很駭人,也容易引起上一輩的不良回憶,可是,其實生活裡充滿各色各樣的「掙扎」,其實也是「鬥爭」的一種。你為何要掙扎呢?就是世上有一些力量與你的需要是相反的,而你的力量又不夠大,只能求得一些基本的需要時,就形成了中文所形容的「掙扎」。當不同方向的力量有意識地衝突、拉扯、發展出新事物時,我們會形容該種過程作「鬥爭」。

如果用英文,沒有了中文裡的歷史記憶或對於「不和諧」的恐懼時,大家可能相對容易接受,我們所談的動作,基本上就是struggle

在最一般的日常生活裡,充滿了這些struggle。鬥爭不一定是充滿仇恨的,在日常生活的鬥爭中,更多是充滿錯位的愛,例如:

當父母覺得子女一定要讀書將來搵份好工賺好多錢,而其子女卻覺得想終生搞藝術、尋找社會人生的真理的話,不論你喜不喜歡,當中發生的力量相抗,互相傷害,互相不能夠令對方滿意,甚至有一方企圖操控另一方,而引來反抗時,這就是「鬥爭」的一種面貌。

個人生活可能還能透過互相調節、找尋對到位的愛的方法來處理,但公共層面的鬥爭,卻更複雜而難解。

在更公共的層面,當政府覺得舊街區只需要全部推倒重來,清拆重建,可是住在舊區、缺乏經濟資源的街坊卻依存於舊街區的人際和地區經濟網絡時,就會發生「鬥爭」。這種情況,理論一點來說,就是當空間被在上的規劃者坐在冷氣房裡,看著地圖(而不是顧慮到當中的人的需要)而指來劃去地規劃時;實在地生活在這空間裡面的人的生活細節,就出現了必然與之抗衡的性質。

同樣,藝術工作者去講一個舊區的故事、做一個作品,都是從生活的重複、繁雜之中提煉出重要的、具象徵性的細節。這些細節,才能顯示出生活的、地方的質感。這些,相對於空空如也可以被規劃的空間、那些充滿高樓大廈的「發展」藍圖,就是象徵界的一種鬥爭。

在上述的情況裡,無論是「人一定要讀書賺大錢」,還是「無論如何只有向高樓大廈發展才是現代化」,都是一些「大論述」(grand narratives)。這些大論述,是好像難以反駁的硬道理,可是,卻有很多人被這種大論述所擠壓。反過來,微小的個體或弱勢社群,如何才能維護自己的尊嚴?那就需要非常多的真實生活細節去表示出「大論述作為一切的真理」的荒謬了。

我們使用「鬥爭」而不用「掙扎」,是想強調,當人取回自己的主動性,把自己放「在自己的主人」,同時也是「身處於社群中的人」的位置上去觀察和經驗這個世界,他所經歷的,就會是一連串的鬥爭,亦即是,與不同方向的力量的各種拉扯、衝突、妥協、復原、發展;而他所要求的「自己」,也不只是掙扎成為一個「基本生存的生物」,而是一個有尊嚴有思想的人。

乙) 方法論: 四)經驗和學習;過去、現在與未來

四)經驗和學習;過去、現在與未來

每個人,那怕只是一個幾歲的小孩,都有自己的人生經驗。人都是靠這些經驗所構築成的分類和框架,來繼續摸索前路的。經驗是代表「過去」的累積。

問題是,有了框架,就很容易自覺或不自覺地排除掉框架以外的東西。所謂學習,就是不斷豐富本有的框架,又或打破和重設本有的框架。只看重經驗的人,便只能活在過去之中了。學習,就是為了在過去的基礎上,真實地擁有現在與未來,並且可以創造新事物。

無論是作為促生員或學員,我們都需要不斷持續努力學習。承認和希望自己仍有許多未知,是很重要的創作、教育、學習的泉源。

乙)方法論: 五)學員說「我唔識」,可能代表「我不贊同」

五)學員說「我唔識」,可能代表「我不贊同」

承著第四點的討論,當不同的框架相遇時,可能就會產生角力(或是鬥爭)。這裡有至少兩種情況:強勢框架和弱勢框架。(注意;是強勢和弱勢,不是強者和弱者,一個處於弱勢的人可以是一個強者)

有兩種情況會導致相遇的人之中有人的框架處於強勢:

1) 身份上是強勢;

2)某人所持的框架在社會上屬於主流意見

作為一個想把藝術的可能性交還給民眾的教育工作者,我們經常遇到的,是自己擁有甲類的強勢,卻不擁有乙類的強勢。

從這個角度去看學員說「我唔識」,我們就會看到,那不是「唔識」,而可能是不自覺的「不贊同」。

所謂的「不贊同」,就是指他的生命經驗沒有衍生出讓他覺得可以試、需要試,或他覺得能夠「識」某些能力或知識的框架。又或者,是促生員的生命經驗所衍生的詞彙,其使用方法或可聯想的相關系統,全部都與學員不同。兩個框架越少可重疊的地方,便會產生越多互相都「講唔明」的狀態。

在英語中,有個很有趣的說法,就是‘do not agree’ 。這句話可以指有意識地不同意,同時也可以指某兩類事物無法契合。我所想講的,就是這兩種情況都並存的‘do not agree’

有時,我們會遇到這種情況:學員因為你是「老師」,所以對一些自己平時可能不同意的東西,自覺或不自覺地產生「唔識/唔明」感覺,又或者有意識地「俾面」自稱「唔識/唔明」。若換了個場合和身份,有另一個平輩身份的人,講了與你同一樣的東西,便可能會被這位學員直接表達:「不同意」。

因此,當學員說「不明白」、「唔識」,同時也代表促生員不認識可以讓他「識」到的方法。換句話說,首先促生員要反省和了解自己和學員的生命經驗,以致其所帶來的框架和語言/表達方式的不同之處,又或妨礙互相「識」的障礙,才可以找到方法讓雙方都學習到新的框架,並因而可以溝通得到。

然後,可能你會問,一個促生員有什麼可能同時知道那麼多人的生命經驗?難道要對每個學員的人生都先了解透了,才可以開始教?

對於這些問題,我們沒有必然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線索如下:

1) 促生員的自我生命觀照,對於七軸法內的軸零、軸五和軸六的反省和堅持;
2) 促生員對於自己和學員在社會中的不同身份(軸三),而帶來可能的不同資源(軸四)的了解和反省;
3) 促生員對於學員對事物反應的觀察;
4) 所謂「教學相長」,不是口號,而是一種需要在過程中互相學習的原則

乙) 方法論: 六)提問與批評:了解>質疑

六)提問與批評:了解>質疑

在第四和第五點的基礎上,我們可以來反思一下如何提問和如何批評。

 提問可以是引導學員自己主動思考,而不是只是一味被動地聽書、聽演講。可是,提問得不好,也可以變成過份引導性而變成假裝提問,實質只是不斷要求對方屈從,甚至變成「落口供」式地要求對方「自白」出提問者想要的答案。這實在是有心的促生員都甚為懊惱的兩難問題。

 至於批評。如果有些促生員,只懂一味去質疑、留難、批評,的確會令到本身沒有信心做某些事的學員(例如邀請一個基層街坊學拍片),因頻受打擊而難以學習。這些走harsh路線的促生員可能認為,只有能面對挑戰的人,才能真正學習。這種說法也不是錯,可是,我們是為了尋找最厲害和最堅毅的人,還是為了要能把藝術普及化,這當中是否需要一些不同的程度的harsh ?

另一方面,有時見到很多善良的促生員,在面對比自己弱勢的街坊或學生時,就只敢一味鼓勵一味提供認同,對於自己真正覺得有問題的事情,卻避開不談,以免坐擁強勢身份再去「批評」弱勢者,好像欺壓人一般,很不舒服。可是,基層是弱勢但不是天使,有些原則問題,是否就真的為免自己覺得不舒服就避開就算?這樣又是否自己和對方都無法進步?

 關於提問和批評,當中牽涉的問題,都是促生員和學員之間的天秤是否平衡的問題。

這裡,也沒有什麼標準答案,只能說,除了第五點最後的4點建議外,還外加三點線索:

 

5) 學習不要一開始就問抽象問題,如「為什麼」、「對xx有什麼感想」、「對xx最深刻的印象」,盡量使用第二軸中問事實的部份,即who, what, when,where這四類問題,讓學員和自己都先整理一次,才以分享性質的,希望了解的態度,去問進一步的綜合性問題,即how, why, why not的問題。

6) 提問是要練習的,尤以以下幾款語言特色的促生員更要留意:

i)平時寡言
ii)
一說話便要說非常長才能自我表達;
iii)
你是透過說話來思考,若不先給你說一次,你便連自己也無法思考;
iv)
你思考跳躍,說話會跳來跳去;
v)
很害怕說錯話,故會想很久也說不出話的人;
vi)
別人問你一個操作問題,你會很有衝動從原理/原則/目標說起,由於花很久時間講原理/原則/目標,聽起來會像答非所問……

每人思考方法不一,導致語言習慣不一,那是很自然的。不過,如果你的第一語言反應不是以提問式來了解的,那麼你便需要在工作坊之前:

i)先設想一下各種情況的可能性,思考各種可能的提問方法
ii)
思考一下各種提問或批評方式對學員可能產生的效果;
iii)
如何設計工作坊流程讓學員可以主動思考的機會多一些。

7) 批評要負責任,要基於對事實和對對方的了解。最糟糕的批評,就是一聽到某個詞語自己不中聽的,就不斷反彈,不斷質疑,不斷問人why why not問題。當你是那個促生員,這樣就最容易產生壓抑性批評。我們要記得,做促生員的目標,不是為了讓自己的想法獲得確認,把人辯倒了你又能怎樣?我們的目標,是將自己有的能力/資源分享出去。

 

乙) 方法論: 七)面對不同意見的基本反應

七)面對不同意見的基本反應:

在師生關係中被認為是上級的導師/促生員,在面對被認為是來學習的學員,最重要是「不要擺款」,要不卑不亢。遇到大家有爭論的地方,平心靜氣地討論,尤其是當你知道作為「導師」只要你講,別人就會聽的時候。

創新和學習,都不會是從「服從」那裡長出來。(所以一開始就建議大家,作為促生員,不要在學員間尋找自我認同的良好感覺,因為這就正是導致「服從」需求的其中一種主因。)

這好像是老生常談,而老生常談大概正因為大家都會在這個地方觸礁。

作為促生員,我們要學習一種基本反應:每逢遇到不同意的話語,促生員基本應有的反應不是反駁,而是了解。可能了解完你還是不同意對方,但一個人的生命不會等同一句話,而一個人會說一句話可能因為生命的經驗。

(為免被指和諧派,請各位注意:這個態度只適用於平輩交流、上級對下屬、促生員/導師對學員、知識份子面對普羅市民,卻絕不適用於人民權利被權貴侵犯的瞬間。)

乙)方法論-八)找問題>找答案

八)找問題>找答案

這是對「學習」的理解的經常誤區。

上學讀書,大家就會不斷要求老師給出答案,大家都忙著想知道模範答案,想知道如何背/抄下來。可是,只知答案而不是答案是如何得出來的話,這基本上也不是學習的本義了。

這雖是老生常談,但許多促生員朋友,都會常犯相關的毛病。

那就是,當促生員判斷學員們表現退縮、被動的同時,由於不知道如何引導他們思考,促生員也開始心急,便直接「演說」了一次。有時,真的思考不到如何引導時,唯有這樣啦,「好過無」。不過,可以的話,還是建議大家,盡量與學員一起,學習尋找問題,而不是尋找答案。至於問問題的一些方法,請參考第六點及丙部。

乙)方法論-九)語言使用的問題

九)語言使用的問題

承接以上的討論,促生員要留意自己的語言使用問題。除可練習多以分享、了解的態度去提問引發思考外,有些問題也是要注意的喔!

例如:

i) 避開太多的術語或專用名詞; 

ii) 對於一些必須的術語或專用名詞,若感到學員覺得生冷,可以集體創造一個名字給它們; 

iii) 某些技術和方法,若有幾個要點,可以創造一些口訣或歌謠式的東西,讓大家容易記得。